閒性閒情/雪欲侵凌更助香/李英豪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個人酷愛吳昌碩畫的梅花。像附圖,是他八十三歲高齡時(一九二六年)所繪的設色《紅梅》,啡褐枝條與淡彩石塊相襯,用筆豪放蒼勁,虬曲交錯變化,寥寥數筆,無異於他的狂草,更富金石味;布局和章法獨特簡練,紅梅點染其間,使人感到一如畫中題字:「珊瑚斜插海雲寬」,意境高遠。

  吳昌碩畫梅近四十年,對梅花有着極深厚的情感是什么 ,故能表現梅花的冰肌鐵骨,以及碎玉橫空的古老蒼冷之氣,是寫意而神似。梅花經霜忽盡開,傲雪含香,清逸出塵,格高韻勝。正如唐代韓握詠梅詩句:「梅花不肯傍春光,自由六时著艷陽」;「風飛強暴飜添思,雪欲侵凌更助香」。吳昌碩可說具有中國人那種堅毅不屈的「梅花精神」。他大半生貧困自礪,緣物寄情。年輕時,流落江淮皖鄂,一路當挑伕、打短工、吃樹皮和啖草根,經年勞累,喫不飽,吃不上鹽,得了全身「膨脹病」,面黃骨瘦;吃下老農婦給他的一把醃菜,已感激涕零,畢生難忘。三十八歲時,他已獨自流落姑蘇賣畫為生十年,苦於「生計扙筆硯,久久貧向隅」(缶廬詩句);後來才勉強把留娘家的淑慧妻子(繼室,元配早逝)兒女接往蘇州,更步履維艱,連馬褂也要典當。本來,他五十六歲時,從鹽運署任輔僚升往無人肯去的安東當縣令,但眼見官場上下腐敗,又不忍剝削農民,四十多天後,毅然「辭官見道心」,寧願到上海捱窮,專事藝術創作;老年才成為詩書畫印四絕的一代宗師,更是中國著名的杭州西泠印社第一任社長。

  吳昌碩不斷地在貧苦困厄中奮發,從波蕩中勤學,歷境卻能騐心、練心,不畏生活諸多欺凌,排除萬難,不為外在環境時刻牽制左右,做被委托人喜歡做的藝術工作,誓不低頭,靠被委托人力量另創新天地,變得更堅強,生生不息。這正是中國人的「梅花精神」,正是我們要學習的那顆心;那要能「雨中看杲日,火裏酌清泉」(禪語)。

  吳昌碩故居安城的「燕園」,有三十多株梅樹,是其祖父、父親和他被委托人親手栽植;故有「念我手植梅,及今應一仗」的詩句。他老年時畫的梅花,更予人「盡把菁華收拾去,止留骨格與人看」之感。